首页 > 最新小说 正文
穿成太子的小老婆全章节小说穿成太子的小老婆大结局免费阅读(沈初微萧锦言第1章)

时间:2022-05-13 22:56:03作者:小王

《穿成太子的小老婆》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沈初微萧锦言的小说是《穿成太子的小老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公子云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 《穿成太子的小老婆》 第1章   第1章穿成太子的小老婆  免费试读

    “没见过这么蠢的主子,把最得宠的常良娣给推下水了,惹得太子殿下大怒,恐怕日后盛宠无望了。”

    “惜云阁和冷宫有什么区别?我们这些做奴婢的恐怕没有出头之日了,还是趁早寻个得宠的主子才是最重要的。”

    沈初微慵懒的倚靠在软榻上,一边听着两奴婢埋怨一边拿着火腿肠喂猫。

    两个月前,原主和常良娣一起落水,导致高烧不退就没再醒过来,她就成了原主。

    原主是沈尚书庶出之女,芳龄十五,与嫡长姐沈明珠一同进宫,说的好听是相互护持,荣辱与共。

    说白了,原主就是沈明珠的棋子,随时可以舍弃的炮灰。

    进宫后便三番四次的勾引太子殿下,想靠自己的美貌赢得太子殿下的宠爱来翻身。

    可惜了,原主空有美貌智商不够,不仅惹得太子殿下厌烦,还被沈明珠发现了异心。

    常良娣是皇后最宠爱的侄女,原本是要当太子妃的,却因为钦天监夜观星象,说太子现在不宜娶太子妃,便封了良娣。

    沈明珠同为良娣,最大的竞争对手就常良娣。

    才有了原主推常良娣下水的一幕,一石二鸟。

    常良娣大病一场,显些丧命。

    说来也奇怪,原主推常良娣下水那就是妒妇,谋杀的罪名已定。

    太子殿下虽然大怒,却也只是搬到偏远的惜云阁,禁足三个月,伺候的宫女从四位降到两位,留了一个打杂的小太监。

    除此以外再无其它惩罚。

    更奇怪的是,作为目击证人沈明珠和徐良媛,都被禁足一个月,扣了三个月的月俸。

    别人穿越成贵妃王妃,富贵享乐,吃穿不愁。

    她却穿成同名同姓的小炮灰。

    庆幸的是空间还在,可以存储物品。

    里面存了不少菜种子,花种子,果树苗,火锅底料等等。

    空间里还有灵泉,泉水不仅可以让植物快速生长,还有解毒的功效。

    不然穿来古代一点乐趣都没了。

    沈初微垂眸继续逗弄着猫咪,猫咪很乖,正眯着眼睛享受她的投喂。

    那湛蓝色的双眸,风韵的体态以及柔软锃亮的毛发,怎么看都是稀有品种,只是被沈初微自动忽略掉了,成了没主的野猫~

    深宫内院,岁月漫长,沈初微打算自己养着,没事撸猫解闷。

    “小主,太子殿下来了。”春喜眉眼带笑的跑进来。

    “来就来了,你这么高兴做什么?”沈初微慢悠悠的挪着身子。

    “主子,太子殿下来看您,说明主子还有机会得宠啊!”

    “他女人那么多,盛宠的过来吗?万一是来找茬的呢?”

    刚走到门口的萧锦言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眸色沉了沉。

    沈初微弯腰,一双白色靴子映入眼帘,上面绣着四爪龙纹,金线滚边。

    视线望上是素色缎袍,衣摆金丝滚边,绣着龙纹。

    再往上,便撞进一双墨色寒潭的眸子里,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眼神好冷~

    不过,太子萧锦言倒是生的俊美无双,身姿卓越。

    眉眼如画般精致,鼻梁高挺,眼神内敛、疏冷。

    才十九岁的他,满身的矜贵,浑然自成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

    萧锦言垂眸冷冷瞧着正在穿鞋的女人,“你打算这样迎接本宫?”

    沈初微闻言穿好鞋子跪下来行礼,“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得空来看臣妾,臣妾喜不自胜,太子殿下万福金安。”

    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萧锦言眉峰皱了皱,“你可见到一只通体雪白的猫?”

    通体雪白的猫?

    难道是天天来她这里觅食的那只?

    不等沈初微回答,就听见冷冰冰的质问声:“你对本宫的爱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啊,就是喂了一些瓜子米、一根火腿肠…”沈初微抬头看向矮桌,刚才还精神抖擞的猫,这会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她正要解释,只见面前身影一闪,萧锦言就站在矮桌前,抱起那只软趴趴的猫,低头检查猫的身体状况。

    “你敢毒害本宫的爱宠?”萧锦言脸色阴沉的看着面前胆大妄为的女人。

    这只猫名雪团,是萧锦言爱宠。

    这段日子雪团总爱往外跑,也有食欲不振的迹象。

    萧锦言今天一路尾随,便发现雪团是来惜云阁。

    “太子殿下,猫咪这么可爱惹人爱,臣妾怎么舍得毒害它?臣妾喜欢还来不及呢!猫咪可能是犯困了…”

    她居然说雪团可爱惹人爱?

    雪团虽然是猫,可是很凶的,除了他之外,别人是靠近不了它的。

    “你的意思是,本宫冤枉了你?”

    一道莫须有的罪名砸下来,沈初微身子颤了颤,“太子殿下英明神武,明察秋毫,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定然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萧锦言冷哼:“来人,把沈奉仪关进消香阁。”

    沈初微来了这么久当然知道消香阁是什么地方,与冷宫相邻,传闻闹鬼,大白天都阴森森的没人敢去。

    重点是,她种的草莓这两天就熟了,去了消香阁可就吃不着了。

    即便去,等她把那几盆草莓吃了再去也不迟啊!

    沈初微激动之下一把抓住萧锦言的手,发现他的手是真的大…也好摸~

    “太子殿下,这里也挺偏的,等太子殿下查明真相,若真是臣妾所为,再让臣妾去消香阁也不迟啊。”

    沈初微说的声泪俱下。

    萧锦言嗓音冰冷:“快放开本宫。”

    沈初微眨眨好看的大眼睛,“太子殿下,能缓几天么?”

    萧锦言:“……”

    沈初微继续讨价还价:“太子殿下,要不您再罚臣妾禁足一个月?臣妾宫里还有侍候的宫女太监,再减掉两个,您看成么?”

    萧锦言闻言顿了顿,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三个人奴才,冷声问:“你们谁愿意留下来陪沈奉仪进消香阁?”

    沈奉仪冲撞太子殿下,又毒害太子殿下的爱宠,一但进了消香阁就没翻身之日了。

    不对,从她推常良娣下水那刻开始就盛宠无望了。

    傻子才愿意留下来配沈奉仪进消香阁,凄苦一辈子。

    春喜磕了磕头:“太子殿下,奴婢愿意陪主子一起进消香阁。”

    沈初微感动的热泪盈眶,真的是患难见真情!

    嗯,以后我罩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