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小说 正文
通灵肥妃摄政王命里缺你全文小说通灵肥妃摄政王命里缺你章节目录阅读(苏千月容湛002章)

时间:2022-05-13 06:50:04作者:小王

《通灵肥妃摄政王命里缺你》 小说简介

这本小说《通灵肥妃摄政王命里缺你》讲述了主人公苏千月容湛的故事,是星染的倾心作品。本书精选篇章:...

  • 《通灵肥妃摄政王命里缺你》 第2章   第2章  免费试读

    “好了,湛哥哥已经休了你了!你这脸皮怎么跟你身上的肉一样厚!还不快感恩戴德地收拾包袱滚蛋?难不成真要将你浸猪笼才甘心?”陆妍眼底的嘲讽丝毫不遮掩,出声呛道。

    “三小姐是不是特别希望本宫被休?唱了这么大一出戏,辛苦了吧?”苏千月冷冷看向陆妍。

    “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竟然还要往我身上推诿!你嫁入王府这么久!每天吃那么多!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份额!我跟嫂子何曾为难过你!你这人好没良心!”陆妍心虚,忍不住将声音都拔高了几个度。

    “人,臣妾并没弄死,要想知道是不是三小姐指使的,王爷何不亲自审讯?臣妾虽出身粗野,但也懂人伦理常,何况,整个京州谁不知道臣妾痴恋王爷,好不容易嫁进来,臣妾怎会蠢笨到自毁姻缘?”

    苏千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这么一番话,看得陆妍那是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这个肥猪怎么突然就这么能言善辩了?

    她不是除了吃,就知道哭吗?

    她已经观察几个月,这才挑了哥哥回来的日子下手,就是料定了这肥猪毫无反抗之力的!

    “你的姘头!自然是帮着你说话的!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丑事,竟然还想倒打一耙让你的姘头栽赃我!你好狠毒的心肠!”

    “湛哥哥!你要为我做主啊!你娶了这个肥猪,我已经几个月不敢出门了!都被那些名媛闺秀笑死了!现在她竟然还要害我!”

    陆妍委屈得眼睛都红了,泫然若泣地看着容湛。

    容湛蹙了蹙眉心,漠然道:“妍妍心底纯良,连只兔子都不忍心杀死,怎会做出这等龌鹾之事构陷你?”

    而苏千月,出身粗鄙,行事浪荡!明知道他怕水,竟然在皇家宴席上将他推下池塘,又借着救他的名义扒开他的衣裳,甚至以嘴渡气——

    实在令人发指!

    苏千月也懒得再废话,她一手将刚才那个男人拽起来,从他的小腹处拔出了自己的金簪。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苏千月隐隐带了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那男人刚抬起眼,陆妍就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男人噗通一下跪在了容湛的跟前,不断磕头,哀嚎道:“王爷!小的知道错了!实在是王妃她威胁我们兄弟两个,若是不从,我怕有性命之忧——求王爷网开一面,饶了我们吧!”

    陆妍见他识相,眼底总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咬牙切齿道:“死肥猪!你还有何话要说!”

    容湛亦是一副山雨欲来的肃冷模样,青筋暴起的手背出卖了他此时的愤怒。

    他堂堂一个摄政王爷,娶了一个肥胖的养猪女,已叫朝堂上下贻笑大方!

    现在,这个贱妇竟还敢到这种地方给他戴了绿帽子!

    不杀了她,他这口气都咽不下去!

    “贱妇!本王未曾亏待你!你竟如此挑衅本王!”容湛气极,猛地扬起了手掌,就要往苏千月的脸上扇过去。

    然而,这巴掌却并没有打到苏千月的脸上。

    就在掌风扫来的瞬间,苏千月忽然侧了身子,将手中持着的金簪轻轻一扎,扎进了容湛的麻穴之中。

    容湛瞬间,只觉手脚全麻,动弹不得。

    他眼底猩红,怒目看向苏千月!

    这个贱妇,竟会点穴?

    “王爷,君子动口动不动手,事情没有问清楚,你便对臣妾动手,未免太没有风度了。”苏千月轻蹙眉头。

    “铁证如山,你还有何理由狡辩!给本王解开!否则本王定将你碎尸万断!”容湛只觉得自己毕生修养都被这个贱妇气得荡然无存。

    “你当真要为了一点银钱,说出这等昧良心的话?你刚才被我本宫扎了穴,不用一刻钟,你就会浑身血液倒流,筋脉尽断,然后去见阎王爷。若你要收这买命钱,本宫便是担了这罪名,又如何?”苏千月冷冷地看着地上那个男人。

    她当着他的面将摄政王都定住了!可见她的确是有功夫在身的,并不是恫吓他。

    就在这个瞬间,那男人忽然腿脚一软,浑身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令他全身打颤,口吐鲜血起来——

    苏千月敢以死逼他,不过是猜想,陆妍既然要做这等龌鹾事,自然不会挑选身边的亲信。

    所以,她断定这两人跟陆妍之间,只是简单的钱财交易。

    钱财跟小命比起来,哪个重要?

    果不其然,那个男人吐出一口鲜血后,当下撑不住了,连声哀嚎道:“王爷饶命,王妃饶命!是小的见钱眼开,收了三小姐一千金!让我们构陷王妃的!”

    陆妍见他临阵倒戈,气得跺脚,却坚决不承认,看向了容湛,大叫道:“湛哥哥!他分明是被苏千月那个贱妇屈打成招的!如何能信!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就应该当场杀了!”

    她急得失去了理智,当场拔出容湛的佩剑,就要往那男人捅过去。

    杀了他,死无对证!看那肥猪如何翻身!

    苏千月自然不会让陆妍得手。

    陆妍刚要杀人,苏千月趁手从站在自己旁边的白绾绾头上猛地拔下了一枚珠簪,隔空打中了陆妍的手腕。

    陆妍手中的剑应声倒地。

    “王爷方才不是说三小姐心地纯良,连只兔子都舍不得杀吗?看来,三小姐的纯良只对兔子。”苏千月出言讥笑。

    那男人见陆妍竟然要杀自己,当下越发慌了神。

    他面色惨白,连声道:“王爷,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千金就藏在你背后的箱柜中,是三小姐刚从盛安票号取出来的,票号的掌柜和小二都可以作证的!而且,而且,王妃是被三小姐迷晕送过来的!她让小三跑腿买的迷香,就在民安药堂买的,掌柜的也可以作证!”

    见男人招认,苏千月冷笑了一声,将扎在容湛穴道上的金簪拔出。

    容湛转身,踹开了身后的箱柜。

    里头果然摆放着一个小箱子,里头是整整齐齐的金条。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么多的人证看到,想抵赖都不成?

    那男人又吐了一口血,他吓得面无血色,爬到了苏千月的跟前,痛哭流涕道:“王妃救我!王妃救我啊!小的只是一时财迷心窍——小的家中还有七十岁的老母,三岁的稚子——”

    苏千月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不过是让你吐两口血而已,又死不去,救什么。”

    这话一出,那男人和陆妍脸上都露出了目瞪口呆的神色来!

    这个该死的肥猪!竟然使诈!

    苏千月看向容湛,沉声道:“王爷,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不知道王爷是否还要休了臣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