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小说 正文
遇伊人的小说贺太太今夜离婚遇伊人,佟染贺斯年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2-04-27 06:29:59作者:小金

《贺太太今夜离婚》 小说简介

主角叫遇伊人,佟染贺斯年的小说叫做《贺太太今夜离婚》,它的作者是遇伊人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 《贺太太今夜离婚》 第2章   我有了斯年的骨肉  免费试读

    “贺总,这个项链怎么处理?”

    江田将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到贺斯年面前,语气小心谨慎。

    他这个向来严肃的老板,这两天像是随时可能爆发的活火山,搞得他这个特助苦不堪言。

    太太到底哪儿去了,没有老婆滋润的男人,他真的hold不住啊!

    贺斯年的目光从被揉得皱皱巴巴的离婚协议书上错开,淡淡落在绛色小盒上。

    那里面装着的,是他特地找人定制的项链。

    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实际上却巧妙地将佟染的名字设计成了叶脉的形状,藏在了上面。

    贺斯年并不喜欢这种花哨的东西,但想到去年那麻烦女人脸上失望的表情,就鬼使神差地找人去做了。

    “拿去丢掉。”

    江田怔了怔:“可是这个......”

    贺斯年剑眉一挑,面色阴沉:“可是什么?如果是觉得浪费,那就挂到卫生间去,当门牌。”

    江田:......

    “好的,我现在就丢掉。”

    贺斯年摆摆手,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欠奉。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

    看着屏幕上闪烁着的熟悉名字,贺斯年扯出一抹嘲弄的冷笑,狠狠挂断。

    他就知道,这不过是这个女人的欲擒故纵,用那种卑劣手段嫁给他的女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图。

    电话三番五次被挂断,佟染也有了些脾气。

    【贺斯年,民政局办手续!】

    可那消息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回应。

    佟染焦躁地拧起眉头,一把抓起自己的外套,沿着Pad上绑定的手机定位找到了贺斯年。

    蓝堡会所。

    她在这等着,这个狗男人竟然去会所玩!

    佟染压下心头的火气,迈步就要进门。

    可还没等她踏进门内,一个嘲讽的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

    “贺太太,想不到你还有闲心来这里玩呢,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心态的。”

    佟染脚步一顿,转头望向身着纯白抹胸鱼尾裙的女人。

    应月姣好的面容上透着不屑与鄙夷:“不过也好,我都已经有了斯年的骨肉,这样你就能早日认清事实,把不该你拿走的东西还回来了。”

    佟染嗤笑一声,柳眉一挑:“哦?这年头抢劫的,都要怪主人家没有亲手把东西送到你面前了吗?”

    “倒是让我开了眼界了,什么时候小三也能这么不要脸地炫耀自己肚子里有了私生子了?”

    她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周围不少人都听到了,看着应月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鄙夷。

    嚣张惯了的应月哪里受得了这种嘲讽,快步上前,便要一巴掌打下去。

    “你胡说什么!”

    可她的指尖都还没触到佟染细嫩的面庞,腕子就被人死死擒住。

    佟染冷笑一声,狠狠一记耳光反抽在她的脸上。

    在应月诧异的目光中,她轻轻拍了拍手掌,像是掸去什么脏东西一般。

    “抱歉。”

    佟染唇角微勾,“哦,是对你肚子里那个无辜的孩子说的。”

    “毕竟如果能选,他肯定也不想生在一个勾引有妇之夫的小三肚子里。”

    “我才不是小三!”

    应月发髻散乱,脸上也红肿了一片,硬生生还挤出了几滴泪来。

    “我与斯年早早就是青梅竹马,若不是你设计拆散了我们,这个孩子两年前就该出生了!”

    周围人指点的目光顿时转了个方向,可佟染却依旧神色泰然:“你倒是提醒我了,到时候我跟贺斯年到法院上闹离婚,会把这个作为婚内出轨的证据一起呈上去的。”

    “到时候你的好哥哥净身出户,可别忘了接济他啊。”

    应月顿时乱了阵脚,正要出言辩驳,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男人低沉冷峻的声音。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斯、斯年......”

    应月心虚地垂下头,悄悄靠近他的手臂。

    可贺斯年的目光一直钉在佟染身上,如同鹰隼一般锐利。

    佟染双手抱臂望向他:“是啊,所以贺先生最好快点把离婚手续跟我去办了,不然到时候我这个贪婪的女人反悔......可是要掉块肉的。”

    她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件,在贺斯年阴沉的目光下晃了晃。

    “材料我都准备好了,只要领一本小册子,贺先生就能把我甩了,不心动吗?”

    诱惑的声音如同吐着信子的蛇,让贺斯年深邃的眸子上覆上了一层冰霜。

    “看来贺太太真的很急于摆脱我,怎么,是还有在后面排队的吗?”

    “那倒没有。”

    佟染轻轻摇头,“只是我好久没有这么自由地呼吸了。”

    她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在贺斯年耳中,却让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佟染正要开口催促,林期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染染,我替你约到那个著名设计师赛琳娜了,你快准备下作品,过几天她要看的!”

    赛琳娜可以说是国际上最知名的几个服装设计师之一了,她虽然没有跟赛琳娜本人交流过,却也久仰大名。

    佟染微微一怔,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好。”

    挂断电话,她飞快瞟了一眼面色阴森的男人。

    “既然贺先生今天看上去并没有准备,正巧我也有些事情,还麻烦您下次提前准备好,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她的目光又落在一脸惊喜的应月身上,眼底划过一丝讥讽和漠然。

    “应小姐也最好在公开场合收敛一些,免得到时候真的爬上位了,搞得整个圈子都知道贺家的小少爷是个不光彩的非婚生子。”

    说完,佟染毫不留恋地转身便走,高跟鞋踏在石板路上嗒嗒作响。

    “这个佟染总算有点眼色了,知道给我们月月腾地方。”

    应月的小跟班冯莹莹冲佟染的背影啐了一口,神色谄媚地言道,“恭喜你啊月月,跟贺总好事将近了!”

    应月却惊恐地瞥了一眼贺斯年:“斯年,我不是......”

    “应小姐似乎欠我一个解释。”

    贺斯年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刀刃,划过应月平坦的小腹,“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凭空怀上我的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