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小说 正文
归国神婿完结版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时间:2022-04-27 06:23:09作者:王二

《归国神婿》 小说简介

归国神婿资源带给大家,作者苍月夜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 《归国神婿》 第4章    第4章  免费试读

    第4章

    “嗯?”看到闯入夜总会包厢的叶辰,泸爷没吭声,但他身旁的杨军等人,却是一脸阴森和冷漠。

    “小伙子,喝醉了?”

    一名穿着西装的集团老总盯着叶辰,面无波澜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念在你年龄还小,马上跪下给泸爷道歉,然后扇自己十个耳光,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这集团老总不相信,叶辰是来找事的。

    因为南水市没有人敢找泸爷的麻烦!

    “你是谁?”

    叶辰瞥了眼这开口的集团老总。

    “告诉他,我是谁。”那集团老总没回答,而是转过头,漠然的对一名黑衣男子道。

    “我们云总是永和制药的董事长。永和制药,懂么?南水市最大的医药公司。你连云总都不认识,看来是喝了不少酒啊?”那黑衣男子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向叶辰,语气满是玩味。

    “姓云?”叶辰目光从云总身上移开,不耐烦道,“我最后问一遍,谁是泸爷。”

    “你找我有事?”

    泸北鸿起身,趾高气扬的看向叶辰。

    不同于云总这些集团老总。

    泸北鸿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是一种无形的嚣张和狂妄,是那种目空一切的高高在上和不可一世。

    没办法。

    谁让泸北鸿的后台,乃是南水市第一豪门,季家!

    “你就是泸爷?”叶辰打量泸北鸿两眼,态度明显变得冷漠。

    “不错,是我。”

    泸北鸿风平云淡点头。

    “姓泸的,不久前,你在南水市药阁劫了一批货,里面有一个货是我的。给你一个忠告,马上把货交出来。”

    叶辰看向泸北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只是他话音刚落。

    “噗......”在场夜总会包厢的集团老总,就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找泸爷要货?

    这叶辰是喝了多少酒,才会有这样的勇气啊?

    还是说,叶辰觉得自己活太久了,想体验一下什么叫英年早逝?

    云总更是怜悯的望着叶辰,发出一声讥笑。在他看来,叶辰如今能站在泸爷面前说话,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还敢跑到夜总会要货?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小子,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来管泸爷要货?”

    “或者说,你凭什么认为,是泸爷抢了你的货?”

    云总戏虐的盯着叶辰,“在这南水市,有些话说了,是要负责任的,泸爷什么身份?会劫你一个小人物的货?”

    “来,说出你的后台。”

    “让我看看,你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夜总会。”

    云总一副轻蔑的姿态。

    “......”听到云总这话,夜总会中的那些女学生,都有些同情叶辰。她们落在泸北鸿手中,最多被轻薄一番,但叶辰?只怕今天会丢掉性命。

    “云总,这小子好像是李家的上门女婿,和李宣仪有过婚约。”突然一名黑衣男子凑到云总身旁,低声说道。

    “哦?李家的上门女婿?”

    听闻这话,云总不由高看了叶辰两眼。

    毕竟......

    李家可是南水市的四大豪门之一。

    “可惜,只是李家的一条上门狗罢了,不足为虑。来人,把这小子带到‘黑房子’,然后打电话给李家,让他们来领人。”

    云总一边说,一边点了根雪茄,神情淡漠如水。

    黑房子是泸北鸿的私人场地。

    迄今为止,所有去过黑房子的人,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下场无比凄惨。

    “我和姓泸的说话,你插什么嘴?”叶辰瞥了眼云总,声音阴森。

    “你一个上门狗也配和泸爷说话?”

    云总嗤笑道,“你太高看自己了!懂么?上门狗就该趴在地上,巴结主人,而不是在这里大呼小叫。”

    “是么?”

    叶辰目光一眯,脚下闪烁出肉眼不可见的花火,而就在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泸北鸿,突然抬起了头。

    他深邃的目光,闪烁着点点寒芒,宛若一头从沉睡中苏醒的雄狮。

    “李家的上门女婿是吧?”

    “看在我和李老爷子喝过酒的份上,我给他一个面子。”

    “这里有两杯酒,一杯有毒,一杯没毒。”

    “你选一杯。”

    “如果你活下来了,我可以和你谈谈货物的事情。”

    “如果你死了。”

    “不好意思。我泸爷的货物,不会留给死人。”

    “来,选吧。”

    泸北鸿指着桌上的两杯红酒,不可否置的看向叶辰。

    闻言,夜总会包厢的云总等人,都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显然。

    这样的场景,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到。无论是云总,还是杨军,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两杯酒,皆含有剧毒。

    无论叶辰选哪一杯。

    最后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这些年,泸北鸿用这样的手段,不知玩弄了多少可怜人。

    “让我选?”

    看着泸北鸿高高在上的姿态,叶辰忽而笑了,“姓泸的,你挺有种啊?”

    以叶辰的医术造诣。

    他岂会不知,这两杯红酒,都含有剧毒!

    “你也挺有种。在南水市,乃至整个金陵省十八市,还从来没有人,敢来我的场子要货。”

    “我没让人直接弄死你,已经很给李家的情面了。”

    “现在我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你却连一个小游戏都不敢玩?怎么?看不起我泸爷?”

    说到最后,泸北鸿的语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一时间。

    夜总会包厢的女学生都觉得,泸北鸿随时会弄死叶辰。这种窒息的压迫感,同样让云总等人有些喘不过气。

    “小游戏是吧?行,我和你玩。”

    就在众人以为叶辰心生恐惧和胆怯,不敢答应泸北鸿时,却见叶辰走到酒桌前,端起了一杯酒。

    “选好了?”

    见到叶辰的举动,泸北鸿露出一抹笑意。

    “选好了。”

    叶辰微笑的点头,然后他走到云总面前,咔。一只手握住云总的脖子,直接把杯中的红酒,灌到了云总的嘴里。

    噗通一声。

    喝下红酒的云总,惊愕的盯着叶辰,然后双眼一黑,口吐白沫的昏死过去。

    云总倒下后。

    叶辰微笑的看向泸北鸿,“姓泸的,酒已经选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谈谈货物的事情了。”

    ......